今天体验到了因为一个不经意的疏忽造成的联锁式的灾难后果,纠正起来真的是太难。用别人的财产损失换来自己的人生体悟终究不是什么体面的事。当事人越是云淡风轻,刻意安慰,我心里的愧疚越是强烈,强烈成一种深深的负罪感。

最近总是喜欢在七八岁时经常去的那些老地方游走,几十年过去样貌有些许改变,但轮廓依然清晰可辨。初秋的空气清透,阳光耀眼,流云飞溅,恍惚间好像回到了过去。城市越来越快,我们该越来越慢,然后随时间自然老去是件多么好的事情。

人们总是下意识的把家理解成某个具象的地方,哪栋楼房的某间屋子,屋子里的人,甚至是某个摆设或是一张床。我觉得家更多的是一个抽象的概念,好像根植在心底的某种期许,你坚信在某一时刻终将到达所带来的宁静。

© 哈哈 利路亚 | Powered by LOFTER